移风易俗应移掉“人情之弊”

移风易俗应移掉“人情之弊”
推陈出新应移掉“情面之弊”  身边常有人想念,“城市套路深,我要回乡村”。现在,在少量乡村存在天价彩礼“娶不起”、奢华丧葬“死不起”、厚重礼金“还不起”等问题,引人深思和慨叹,乡村不再是那个单纯、质朴的乡村,“回不去”了。  忆往昔,乡村办宴席各家派人去帮助,蹭热烈、沾喜气,大伙东拼西凑桌、凳、菜、碗,“零礼金”无非是送点蛋、面等食物,主人家摆个流水席,客人们吃上一顿就算了却一件大事。友善邻里、浓洽气氛、古拙民俗,逐个令人浮光掠影。现在,好日子来了,大众大众“富了”,单个乡民思维却“穷了”,攀比之风、糟蹋之风卷卷而来,从婚礼到葬礼,既考究所谓礼节、又在乎礼金,让情面味变成了情面债,掀起了一场不胜其扰的庸俗之风狂欢。  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。生老病死、婚丧嫁娶,都是人之大事。谁都想留念一下重要日子,约请亲朋好友做个见证。况且,中华民族自古以来注重忠孝善良、廉耻礼德等,办个宴席、开个流水,既有传统理念,更有情面描写,无可指责之处。然情面贵在坦白实在,错在繁文缛节、蜕变走样。用金钱绑缚情面,不清不楚、不明不白,“剪不断,理还乱”,如某地报导一乡民为回收礼金,替过世30年的爷爷办葬礼,刷新和推翻了“三观”,突破了品德理论底线。  “人贵相与知,何须金与钱”。情面相知相慰,往往并不是物质的等价物,最宝贵莫过于情感相交的贞洁与朴实。南北朝诗人陆凯在《赠范晔》中云,“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”。折花赠春予友人这段美谈,成了千古绝唱。在单个乡民眼里,现在“谈爱情伤钱”,将情面威胁在礼金背面,你来我往、唯“礼”周到,让情面往来、宴席聚会失去了价值和含义,更多的庸庸俗、铜臭味铺满桌。因而,推陈出新的靶子在情面积弊,动刀子刮骨疗毒,还情面一片净土爽气。  鲁迅先生在《习气与变革》一文说到,变革要将“习俗”和“习气”,包含在“文明”之内的,“倘不将这些变革,则这改造即等于无成,如沙上建塔,刹那倒坏”。改造民俗、推陈出新、建立新风,定然不能“沙上建塔”、舍近求远,要盯紧情面之弊的缝隙进行精准下药。如束缚宴席标准、礼金多少,常难以起到马到成功成效,乃至“桌上一套,桌下一套”,无不是情面之弊在作祟。说到底,情面回不到正常轨迹,潜规则藏匿在“台面下”,推陈出新是无法完全成功的。  浇风易渐,淳化难归。切断情面之弊的祸源,力挽狂澜于憨厚民俗,能够以雷霆万钧之势,加以引导、教育、内化,但切不能够毕其功于一役、大搞“一刀切”。不然,就好像某地出台“六十岁、周岁制止搞宴席,丧礼上不能祭祀”等雷人规则,不光起不到引领新风的效果,反而引发社会激烈恶感。饭要一口一口吃,情面要一步一步进正轨。这需政府相关部分多些耐性、集起定力,与情面之弊来一场攻坚战,让大众大众过上既美好又新风的好日子。  作者:段官敬?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